关于《设计宣言》


 


 

“设计宣言”(Design Manifesto)是一个由模袋云独家策划执行的、提供给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舞台,让他们向世界讲述他们自己故事的专题访谈系列。

在这个访谈中,你会走进这些大咖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世界:

 

了解他们运营的是什么样的公司,规模有多大,团队是什么样的,从流程的角度来了解他们的实践——特别是如何与团队合作,使用什么工具,如何向客户展示成果等等

了解他们的个人的设计哲学,这种哲学的形成和变化历程,他们对于设计的看法

大咖的个人故事,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建筑设计之路,又有哪些动人的瞬间

他们的代表作,甚至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私房作”


 


 


 

 

CarloRatti

 

CRA建筑师事务所创始人


 

 

卡洛•拉蒂(CarloRatti)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和工程师,在意大利执业,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负责管理“可感知城市实验室”(Senseable City Lab)。他毕业于巴黎的都灵理工大学(Politecnico di Torino)和法国国立路桥大学(Ecole Nationale des Ponts et Chaussees),后来在英国剑桥大学获得哲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卡洛拥有多项专利,并与人合著了250多份出版物。除了定期为建筑杂志《Domus》和意大利报纸《Il Sole 24 Ore》撰稿外,他还为BBC、《La Stampa》、《Scientific American》和《纽约时报》撰稿。他的作品曾在威尼斯双年展、巴塞罗那设计博物馆、伦敦科学博物馆、旧金山GAFT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罗马MAXXI等展出。


 

卡洛入选了《Esquire》杂志的“2008年最佳和最聪明的人“名单,以及《Thames & Hudson》的“60位创新者”名单。2010年,《Blueprint》杂志将他列为“25位将改变设计世界的人”之一,《福布斯》将他列为2011年“你需要知道的名字”之一,《Fast Company》将他列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设计师”之一。他还入选了《连线》杂志的“2012年智慧榜单:50位将改变世界的人”。在2008年世博会上,他的Digital Water展馆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佳发明”之一。2011年,卡洛获得了Renzo Piano基金会颁发的“建筑新人才”奖。


 


 

 
 

你是如何成为一名建筑师的? 
 

 


 

我开始在都灵理工大学和巴黎国立路桥学校学习工程学。毕业后,当我的同学都在忙着找工作时,我在剑桥大学学习了建筑和计算机科学专业。最后,我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富布赖特科学奖学金。


 


 

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要走这么复杂的道路。我能找到的唯一解释是,我对那些研究充满了热情。这些点一开始是分散的,但后来就排列起来了。我一直很喜欢Truffault的电影《祖与占》(Jules et Jim)中的一段对话——吉姆和他的教授艾伯特·索莱尔之间的对话:“Mais alors, que dois-je devenir?”(那我该怎么办)——“Un Curieux”(好奇的人)-“Ce n 'estnot metier”(这不是个职业)-“Ce n’est pas encore un métier(这不是一个问题)。Voyagez, ecrivez, traduisez…(旅行、写作、翻译),apprenez à vivre partout(享受生活)Commenceztout de suite(这就开始了)L’avenir est aux curieux de profession(未来是属于好奇的)。


 


 

 

是什么激励你创办自己的公司? 
 


 

今天,我身兼三职: 领导麻省理工学院Senseable城市实验室;我与设计公司CarloRatti Associati (CRA)合作;我和几家初创公司有合作。愿景总是相同的,尽管它侧重于不同的应用领域:研究、项目、产品。


 


 

在CRA,我们对开发创新设计项目充满热情,对比特和原子的融合充满热情。我们探索将高端建筑和城市规划与无处不在的数字技术的结合。最终我们的目标是对那些会使用并享受我们项目的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


 

 

关于实践和教育之间的关系 
 


 

我认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在麻省理工学院尤其如此,这是一所基于“在实践中学习”的学校。“边做边学”适用于学生——因为他们要参与实验室——也适用于教授,因为他们不仅要进行研究,还要进行其他专业活动(办公室、创业等)。就像麻省理工学院的座右铭:“Mens et Manus  理论与实践并重”……


 


 

 

你和CRA的团队对近期哪个项目最感兴趣?


 

正如埃内斯托·内森·罗杰斯(ErnestoNathan Rogers)所说,我们的工作规模跨度从勺子一直到城市。还有我要讲讲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我们的一个项目,叫做水环馆(Water Rings Pavilion)。它位于里约热内卢的弗雷塔斯湖(Lagoa de Freitas),由于采用了一种与潜艇相似的数字响应系统,它能够神奇地漂浮在水面上。它使用了一个实时响应系统,能够保持静止,精确地保持水位。不像普通的浮选平台或驳船那样,浮选平台或驳船的高度通常高于水面,而这个灵敏的浮选系统可以使游客沉浸在一种全新的水上体验中,让他们从内部看到湖里的景色。


 


 

换句话说,展馆通过减法创造空间,让视野延伸到水平面之下。 

  

 

不少出版物将你称为“我们未来的创造者”之一,

你希望你的作品给城市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首先,我想说的是,我认为设计应该永远关注未来。正如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所写的,“自然科学关心的是事物是怎样的……而设计,则关心的是事物应该是怎样的,通过设计器物来达到目标……每个人设计的都是那些设计出行动路线的人,这些行动路线旨在将现有的情况转变为更优化的情况”。


 

我相信设计师必须挑战现有的东西,引入新的和替代的可能性,并最终为一个理想的未来铺平道路。这是“通过将新事物引入到环境中解决问题,这将引起自发的可用性,从而导致人类放弃以前的生产行为和设备。”


 


 

然而,设计师必须兜售抽象的想法。至关重要的是,工作必须是有形的——不一定要创造全功能的产品和系统,而是可演示的概念,促进互动和辩论。设计的目标是产生替代方案,并开辟新的可能性。


 

广义地说,这种框架设计是进化的——有益的变化将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引导发展。事实上,生物物种在非常长的时间轴上做着同样的事情。随机突变从一个生物体引入到下一个生物体,如果突变成功,这个生物体将更有可能繁殖。最好的变化被纳入到物种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进化。按照这个类比,设计者变成了在生物学中被称为“诱变剂”的东西——一种产生突变的媒介。具体的设计改进功能或使一个新的过程成为可能,并且在广泛的范围内,共同推动现实世界的变化和发展。


 


 

 

你在CRA的设计工具是什么?


 

我认为最好的软件是大脑……所有的东西都来自那里!当我们需要特殊的软件时,我们自己生产。建筑师也是编码人员——反之亦然……


 


 

 

 你认为在未来5-10年里,我们会看到建筑行业的哪些变化?


 

我们将继续看到数字与现实、比特与原子的无缝集成。


 

今天在城市范围内发生的事情与20年前的一级方程式赛车类似。在这一点上,赛道上的成功主要归功于汽车的机械和车手的能力。但后来遥测技术蓬勃发展。车被改造成一台电脑,由数千个传感器实时监控,变得“智能”,能够更好地对比赛情况做出反应。同样,在过去的十年里,数字技术已经开始覆盖我们的城市,形成了大型的智能基础设施的支柱。宽带光纤和无线通信网络正在为越来越便宜的手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提供支持。与此同时,人们可以阅读和添加的开放数据库——特别是来自政府的数据库——显示各种各样的信息,而公共信息亭和显示器正在帮助人们获得这些信息,不论识字与否。再加上不断增长的传感器和数字控制技术网络,所有这些都由廉价而强大的计算机连接在一起,我们的城市正迅速变成“露天的计算机”。


 


 

关于具体的例子,我想强调基于我们在MIT的研究的两个可能的场景。首先是在移动领域。自动驾驶技术已经成熟到可以在真实的城市空间进行测试和切实实施的程度。共享自动驾驶汽车系统可能会模糊公共交通和私人交通的区别。“你的”车可以在早上载你去上班,然后,与其在停车场停着,还不如载别人去帮他跑腿。一辆车可能不是“家庭”用车,而是在邻里、办公集群甚至是共享的社交媒体社区中共享。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最近发表了两篇论文,试图对汽车共享的未来进行建模和测试。从理论上讲,这样一个大城市的交通需求仅使用了当前汽车数量的五分之一。想想通过这种途径可能节省的道路和停车位,减少拥堵和旅行时间。


 

转型的另一个领域专门涉及建构,可能会对房地产产生非常直接的影响。如今,无论是照明、温度还是空间,建筑都是模拟运行,满足峰值需求,而不是实际需求。例如,如果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整个房间都要开灯开空调。一个9人的小班将和一个30人的班使用的是同一个房间。随着我们的建筑越来越数字化,它们将能够更好地响应我们的行为。为了实现这一点,建筑将在物理上更加灵活:比如墙壁、天花板和隔板可以折叠和展开。如果建筑是继我们的生物皮肤和衣服之后的“第三层皮肤”,那么它的整个历史都是死板的。有了更好的数据,建造的环境就能适应我们:由居住者塑造的有活力的、量身定制的建筑。


 


 


 

 

作为设计师和研究员,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从BuckminsterFuller到Cedric Price到Constant,我经常受到设计行业外来者的启发。他们有非常非传统的观点,往往在他们逝世后会发挥出巨大的影响力。


 

如果你能在职业生涯迈出第一步之前给自己一个建议,你会说什么?

记住Alan Kay的话:“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创造它”。这样的创造应该是协作的成果,这样我们才能共同创造我们共同的未来。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了解更多有趣的行业资讯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