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认识到建筑是一项复杂的工作,需要许多具有不同兴趣、背景和专业知识的个人的投入。这种情况没有、也不会改变。改变的是这些人工作、沟通和协作的方式。


 

Randy Deutsch 
 

Deutsch Insights创始人


 


 

Randy Deutsch是伊利诺斯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研究生研究副主任和临床副教授,教授教学设计、专业实践、建筑技术和数字技术。Randy是BIM权威和建筑师,负责设计超过100个大型、复杂的可持续发展项目。


 

他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领导一个高管教育项目,并著有三本书:《融合:设计的重新设计》(Convergence: The Redesign of Design),论述了技术和工作流程不断融合的本质;《数据驱动设计和构建:获取、分析和应用建筑数据的策略》(Data Driven Design andConstruction: Strategies for Capturing, Analyzing and Applying Building Data),针对利用数据推进实践的创新型个人和企业;《BIM和集成设计:建筑实践策略》BIM andIntegrated Design: Strategies for Architectural Practice),跟踪新技术和协作工作过程对社会和组织的影响。


 

 
 

你是如何成为建筑师的?


 

自打有记忆以来我就认为自己是一名建筑师。我从没想过要成为建筑师,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是了。建筑和成为一名建筑师,换句话说,是我既得的。所以,没有什么能驱使我去追求这个职业,因为在我5岁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了。我从小到大都不认识任何建筑师。我的叔叔是一位有名的律师,他对我有早期的影响。我四五岁时,有一次他来我家,他穿着西装站在我家地下室的楼梯上,告诉我他最好的朋友都是律师和建筑师。既然他精通了法律,我就修了建筑学。作为他的朋友,我一定是个建筑师。这就是我当时的逻辑。多年过去了,我仍然深爱着建筑。


 

这并不是说我没有情妇。我喜欢画画,读书期间我是专业的漫画家,包括大学里——这意味着我的漫画是有报酬的。我参与戏剧表演,编写并参与剧本比赛,其中一些还真的成了戏剧。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因为我内心深处知道,我是一名建筑师,这使我能够进行实验。在我所有的岁月里,我不觉得有什么无聊——总是有建筑可以重温,就像一个无论你犯了什么错都会带你回去的爱人。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生活方式啊,我想:不仅活在这个世界里,而是与这个世界一起活着。这就是作为一名建筑师对我的意义——现在仍然如此。


 

在很小的时候,知道你要成为什么和做什么,是一种解放。不用思考后备方案,不用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思考未来,不用去和职业顾问见面。所以我马上就开始工作。我们家里有一套1970年前后的世界百科全书,标志性的绿色精装版,总共20卷。我立即去读了这篇关于建筑的文章——大写字母A——并牢牢记住。以至于我有点相信巴西利亚是我设计的,直到我的小学老师纠正了我。她说,那是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设计的。


 

 


 

关于成为建筑学教授


 

正如我一直是一名建筑师一样,我也一直是一名建筑学教授。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命运。我太喜欢高中了,甚至会在那里过夜,而且从来没有住过离大学校园太远的地方。我不知道的是,有一天毕业后,我会娶一个说“我肯定不会嫁给教授的人”。我的妻子希望我先过上体面的生活,所以我一直等到我从事了15年的建筑职业,并且确实有东西可以提供给学生之后,才开始教书。结果很好。在最初的7年里,我是在全职工作的同时全职教书,而现在,我是全职教书,全职写书,全职担任行政职务。我热爱我的工作,不记得有过糟糕的一天。


 

我刚开始教书的时候和现在的主要区别是研究。作为一名来自实践的学者,我进行基于实践的研究,在那里我会见建筑师、工程师、承包商和业主,观察他们在工作或关注什么,并将这些点联系起来。通过寻找模式,我能够预测即将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高等教育不重视对未来的推测,所以我不会用这些术语来写,而是用技术、数据和融合来写。


 


 


 

关于设计原则


 

我是进步的坚定信徒。莎士比亚的作品并没有达到顶峰,最好的还在后头。也许它过于简单了,但我所有的设计看起来似乎都在朝着某个方向发展。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静态的:我的设计是集成的、数据驱动的,而且有收敛性。我所有的建筑项目都捕捉到了这种运动——仿佛它们在向某个方向移动。它们有方向性,因为我相信建筑需要指向某些东西:就像居住和使用它们的人一样,它们是有生气的,是目标导向的。


 


 

关于在公司的角色


 

我做了30年的执业建筑师,负责设计了100多个大型、复杂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其中一些曾出现在《建筑记录》( Architectural Record)、《建筑师杂志》(ArchitectMagazine)等期刊上。我觉得,至少对我来说,我作为建筑师的角色是我故事中最无趣的部分。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的职责就是发现初生的才能,并帮助其他人也看到它。


 


 


 

关于在教学中的职责


 

我的正式职责是,监督研究生的招生、录取、产生活动;50万美元的奖学金、助学金和助教奖学金;招生、指导和咨询;协调毕业设计工作室的评审工作;合作发展校友;对学校和校长有利的运营和战略规划作出贡献。非正式地说,我真正花时间的是帮助我们的研究生为他们毕业后的第一年,以及他们的第10年或第15年做准备。我做的一件事就是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工作。不是普通的工作,而是特殊的工作。一个梦想的工作。我喜欢在这个职业和行业中发挥作用,帮助学生模拟面试;或者帮助他们像雇主一样思考,相应地调整他们的求职信、简历和个人介绍;提醒他们面试中会出现哪些问题;或者指导他们获得更高的头衔或更高的薪水。我们的学生每人都得到了两三份工作邀请,有些还附带签约奖金。他们需要知道如何在敞开大门的同时拒绝别人。我们告诉自己建筑师赚不了大钱的故事是自我欺骗,也是危险的。帮助我的学生得到他们应得的,帮助企业看到他们雇佣的人会带来什么附加价值,我并不感到羞耻。最重要的是,我是我们学生的支持者,有时还是一个赞助商——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说是一个神秘的圣诞老人——保证他们的职业生涯有可能有一个最好的开始,并且在他们离开学校很久之后,我还会继续指导他们。


 


 

多年前我在新泽西普林斯顿住Michael Graves隔壁,从未忘记他告诉我,他面试时意识到学生并不适合他的公司时,他会拿起电话,打给Richard Meier。当天这个学生就被Meier录用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是他人善举的接受者和施惠者,并且在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上,我都试着用同样的传递心态。


 


 

关于新书《融合:设计的重新设计》


 

作为建筑师,我们所做的工作有一半是模式识别。几年前我注意到,几乎每个人——在播客、文章、博客文章、主题演讲中——都在说我们这个行业的东西正在趋同,但从来没有说过这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优秀的学者,我想从定义这个术语开始,然后确定到底什么是趋同的,以及这对我们在实践和教育中意味着什么。


 

我们认识到建筑是一项复杂的工作,需要许多具有不同兴趣、背景和专业知识的个人的投入。这种情况没有、也不会改变。改变的是这些人工作、沟通和协作的方式。他们的个人贡献——以及他们使用的工具——正在趋同。那些在建筑领域工作的人感到工作的压力,更快,更低的成本,同时保持高水平的创新和质量。与此同时,涌现的工具和流程使这成为可能。建筑师被期望以一种使用更少资源的方式来设计、制造和建造,同时仍在创新、增加价值和减少浪费。可交付成果必须花费更少的时间,更少的资金,同时不牺牲质量——许多人感觉最好的期望是不现实的,通常会对结果、工作关系和经验造成负面影响。旧的模式,如“质量、速度和价格:任选两个”不再适用。业主希望在几乎每个项目上都能实现这三种功能——完美的、即时的和免费的。我发现,对正在发生的融合的理解对于实践是至关重要的;它对教育至关重要;这是重新评估这种转变将带来的建筑的核心。


 


 

为了满足当今对速度、负担能力和质量的要求,建筑师们正在整合他们的努力。面对当下的挑战和机遇,实时决策的需求日益增加,我们正在超越线性,从同时性、超级整合和融合的角度来思考。我的新书《融合》是关于公司、团队和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因为他们有能力创造性地结合和创新。


 


 

如何看待当今的设计软件?


 

总的来说,我觉得软件处于停滞状态。虽然最大的增长领域仍然是设计技术人员和他们的公司取代制造商成为软件创新者,但太多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我们发现自己一直在追赶。与此同时,我们最近发布的一些常用工具也让我们失望。我们正处于理想破灭的低谷。好消息是,这意味着启蒙运动和生产率的提升已经不远了。


 

Revit在大步前进时,发育处于停顿状态。我担心Autodesk的项目Quantum会将架构师和他们的团队成员置于“筒仓”中。如果说融合教会了我们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的角色正在模糊,我们的思维越来越像彼此——这是有益的。我认为未来的软件平台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建筑行业的创新或颠覆将出现在哪里?


 

我在四个领域看到了机会。同理心:建筑师需要学习如何更好地理解和分享他人的感受,尤其是那些与自己最不一样的人。这不仅是我们继续与潜在客户联系的方式,也是解决即将到来的自动化问题的方式。第二,相关性:在承包商、业主代表以及其他威胁要吃掉建筑师午餐的人面前,我们需要更善于告诉别人我们所提供的价值。这要从我们需要和自己的对话开始。我不确定我们是否确信,是否完全欣赏,甚至是否理解我们为他人提供的价值。第三,疯狂的想法:尽管当代建筑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我们实际上只是在重新设计泰坦尼克号上的帆布躺椅,我们需要确定与我们的想象、设计和惊奇能力相称的疯狂的想法。最后,也可能是对我们生存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商业模式/平台创新:我们需要停止仅仅为我们的时代计费而贬低自己。


 


 


 


 

 


 

 
 

关于《设计宣言》


 


 

“设计宣言”(Design Manifesto)是一个由模袋云独家策划执行的、提供给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舞台,让他们向世界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在这个访谈中,你会走进这些大咖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世界:

 

了解他们运营的是什么样的公司,规模有多大,团队是什么样的,从流程的角度来了解他们的实践——特别是如何与团队合作,使用什么工具,如何向客户展示成果等等

了解他们的个人的设计哲学,这种哲学的形成和变化历程,他们对于设计的看法

大咖的个人故事,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建筑设计之路,又有哪些动人的瞬间

他们的代表作,甚至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私房作”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了解更多有趣的行业资讯


 

3D与BIM模型协同展示平台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