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所有的项目中,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美学与政治、技术与物质、历史与当代文化、或形式与背景同步。对我来说,广泛地讲是将学科关注与更广泛的影响领域结合起来的一种方式。这为外观设计提供了特定的策略,并允许我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外观制作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外观并不总是依赖于环境,有时外观可以先于环境,有时甚至可以改写环境。


 

Clark Thenhaus 
 

Endemic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ClarkThenhaus获得过众多奖项,包括建筑师报2020年和2017年最佳设计奖,2015年建筑联盟青年建筑师和设计师奖,2014年麦克道尔艺术学院院士,2013-2014年密歇根大学陶布曼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Willard A. Oberdick教学研究员。他的作品被广泛发表在《华尔街日报》、《Fast Company》、《Project Journal》、《Thresholds》(MIT)、《POOL》(UCLA)和《YoungArchitects 17》。Thenhaus是加州艺术学院(CCA)的建筑助理教授。他曾在密歇根大学、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RMIT)、科罗拉多大学和奥蒂斯艺术与设计学院担任教职。


 

 


 

 
 

你是如何成为建筑师的?


 

建筑师似乎分为两类。有些人是很早就开始的,有些人是在大学的时候开始的。我属于前者,很早就开始了。我是在四年级开始对建筑感兴趣的。我老师的丈夫来参观教室,出于好奇,我们问他是做什么的。他是个建筑师。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所以我问,‘建筑师是做什么的?’我的老师告诉我他画房子。我对自己说,“好酷啊,我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这就足以让我开始考虑成为一名建筑师。从那一刻起,我就回家开始画房子。我想我的父母还保留着那时候的画。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而且从未动摇过。


 


 

 


 

寻找自己的声音


 

对我来说肯定有一些重要的影响。我说不上某个特定的对我有特殊影响的人,但我在研究生院的时间对我影响很大。和我一起学习的一些教员对我以后的工作和我现在的工作都有影响。那时,我一方面无忧无虑,另一方面又过于雄心勃勃。在研究生院,这是一个很好的组合。之后,我在洛杉矶为约翰·恩莱特和玛格丽特·格里芬工作了几年。那真是一次美妙的经历,因为他们也让我参与到教学中来。因此,这种批判实践和教学模式当然很有影响力。历史上有一些鼓舞人心的人物,但我不一定认为他们有影响力。


 

然而,最近几年,我认为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与同代同事和朋友的交流,以及他们的工作。这种交流现在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大,影响到我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以及其他人的作品。


 


 


 

关于创办公司


 

“如何”和“为什么”是两码事。“为什么”更多的是因为,我想以一种你有时不能为别人工作的方式,来追求自己在建筑方面的兴趣。“如何”当然是更具挑战性的部分。这一切都是从教学开始的,还有对工作的热情——任何事情——竞争、自筹资金的工作、一个小的室内项目,这些都不重要。教学和思考自己的想法是一对好搭档。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思考一些想法,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去的地方,但也弄清楚了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我认为很多时候当人们开始自己的事业或工作室时,他们会带着很大的精力和兴奋。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但也有一些天真。这项工作是由无休止的兴趣发展而来的。在很多方面,它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目标,只是在探索和做不同的事情,但在其他方面,它非常小心地专注于特定的兴趣。有些是建筑,有些是研究,这很有趣。研究是很有趣的,因为它可以让你以实践项目所不允许的方式继续前进。一旦你在一个研究项目中停滞不前,我想是时候放下它,做别的事情了。


 

关于我的人生轨迹,我想说的另一件事是,我的人生轨迹非常灵活。在美国乃至全球交往广泛是很棒的一件事。这打开了许多意想不到的门,项目,工作。甚至就在今天早上,我被要求设计一个在澳大利亚的向日葵田,这是相当酷的,因为它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工作。这些事情你在开公司的时候是无法计划的,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我不这么叫它。但我确实认为开始时更重要的事情是设计机会,而不是只设计东西,这对我来说影响很大。


 


 


 

关于设计原则


 

在我所有的项目中,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美学与政治、技术与物质性、历史与当代文化、或形式与背景同步。对我来说,这些更广泛的东西是将学科关注与更广泛的影响领域结合起来的一种方式。这为外观制作提供了特定的策略,并允许我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外观制作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外观并不总是依赖于环境,有时外观可以先于环境,有时甚至可以改写环境。


 

我最近的很多项目都是关于回归原始的几何图形和现有的、看似平凡的形式的聚合到新的中。我称这些为Generic Originals。所以这并不是要创造新的形式或新的类型,而是要重新思考我们已经熟悉的事物。


 


 

 


 

关于独特的设计方法和近期的代表性项目


 

观景楼是一个高架平台,可以俯瞰特别令人愉快的景色。在“观景楼”项目中,“观景楼”占用了一个更复杂的景观,它具有过去的政治必要性,是一个导弹发射井的后军事景观。对我来说,在这个项目中有趣的事情不是发射井与它所属的网络的关系,而是网络的原子化。进入这一场景的更引人注目的点不是由于它在关系网络中的地位,而是导弹发射井和景观本身的自主属性。通过将筒仓与其网络中的偶然性分开,让我们能够专注于更客观的架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观景楼占据了它的顶部。这就引起了一些问题。一个是类型学。一是形式与其环境之间的关系。另一个是关于形式如何改写一个特定的环境,同时在一个看似平庸的田园场景中去隐藏过去的政治必要性。


 

另一个项目,A Project Four Domes(四穹顶)项目是一个类似的外观制作策略,它使用了球体、圆锥和圆柱体,但也将注意力转向了圆顶的长期类型,我称之为建筑中的Darling类型。Darling是我最近才开始研究的一个概念,我想说的圆顶、圆柱、拱门、拱顶、斜塔,甚至是屋顶窗都可以是Darling。另一类可能是Brute,比如学校、办公楼、公园或医院。因此,A Project Four Domes存在于穹顶类型学谱系中,但提供了新的表达方式。圆屋顶标志着美国的中心,实际上美国有四个中心——一个边界和中心的空间悖论。


 


 

关于设计流程


 

我通常不喜欢谈论流程,尤其是东西是如何制造出来的。过多地谈论过程会将谈话引向对技术的忠实度或技术的精湛程度,而我更喜欢谈论内容。但总的来说,数字建模对我来说很重要。通常我们使用的是Rhino 3D建模软件和其他一些插件。然而,在建造软件方面则各有不同。至于展示,我对大型模型感兴趣——观景楼模型大约8英尺高,穹顶大约5英尺半。所以这就需要一种不同的精细度来决定如何去做。它不能依赖于抽象,这就引入了实际制作过程中的其他问题。对我来说,工作总是从数字建模开始。如果需要手绘的话,通常都是很简单地画几笔。大部分工作都是通过电脑完成的。与我一起工作的大多数人都分散在不同的城市,这也是事实。所以对我来说,数字环境成为了一种更简单的交易模型和信息的方式。


 


 


 

关于公司未来的愿景


 

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建立一个与建筑相关的实践。另一方面,我不想放弃研究和学术。我认为它们彼此都很有益。我目前正在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一个全尺寸穹顶的项目,希望明年在洛杉矶建成,如果我们得到资金的话。对我来说,这个项目将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前进之路,将过去一两年有关圆顶类型的研究连接成一个全尺寸的公共使用的建筑工程。未来五年的目标是继续通过项目建设实践,同时通过设计研究、教育和写作为学院做出贡献。


 


 

未来5-10年,建筑业将会有怎样的变化?


 

我认为有几个地方可以改变。一方面令人不安,但也很有必要的是,将可持续发展作为一种商品去推动——这已经成为该行业的全球叙事,这一点正在被人们看到。并不是说它不重要,而是它作为一个重点是有问题的,因为它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我们可以谈论的其他可持续性模式上转移开了,比如该领域的文化或学科可持续性。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一种巨大的颠覆,但我也认为这是细分和开拓细分市场趋势的征兆,而且我们在这个领域内的问题越深入,我们能够进行的共同讨论就越少。


 

但当然,技术上的变化也总是会改变对话——希望是转向建筑问题和应用——以及激发新的关注和辩论模式的重大项目。但总体而言,该领域似乎将继续细分为不同的专业团体,而该领域通常共有的共同兴趣将分散到其他领域——建筑可能与建筑物、建筑环境或学科研究的关系越来越小。

 


 


 

回首往事,你会给自己什么建议?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完全不可预测的。我的建议有两点。首先,充满斗志。你必须斗志昂扬,尽你最大的努力去追求,并且意识到你并不总是会赢。在最初的一两年里,我太多的时间是变得更消沉而不是更有斗志……要斗志昂然,然后充分利用你的机会。第二点是更重要的,特别是在开始的时候,设计机会就像你设计一个“东西”或一个竞赛,或任何东西一样重要。如果你能弄清楚如何设计机会或把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它可以打开完全不可预见的门。几年后我才明白这一点,但我希望早点知道。


 

 


 

 
 

关于《设计宣言》


 


 

“设计宣言”(Design Manifesto)是一个由模袋云独家策划执行的、提供给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舞台,让他们向世界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在这个访谈中,你会走进这些大咖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世界:

 

了解他们运营的是什么样的公司,规模有多大,团队是什么样的,从流程的角度来了解他们的实践——特别是如何与团队合作,使用什么工具,如何向客户展示成果等等

了解他们的个人的设计哲学,这种哲学的形成和变化历程,他们对于设计的看法

大咖的个人故事,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建筑设计之路,又有哪些动人的瞬间

他们的代表作,甚至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私房作”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了解更多有趣的行业资讯


 

3D与BIM模型协同展示平台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