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预测或规划城市的未来,以便与景观协同工作,而不是与之对抗。我真正想开发的是一种方法来帮助城市更好地运转,同时也能从重大风暴事件中恢复过来。


 

Susannah C. Drake 
 

DLAND Studio创始人


 

Susannah C. Drake是DLAND Studio的负责人和创始人,一家领先的多学科设计公司。Susannah拥有建筑和风景园林的资质,擅长于需要综合分析和研究方法的复杂项目。她在设计中采用了不同的系统,来创造对生态友好、促进社会进步的项目,同时保证作品优雅、细节到位。


 


 

 
 

关于创办公司


 

我在2005年创立了Dland Studio。我既是一名建筑师,也是一名景观设计师。当我拿着两个学位毕业时,人们都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我会去建筑公司,他们会说,你想做什么?你想成为一名建筑师还是景观设计师?我会说,我真的想同时做这两件事,我想把它们综合起来。最后,我在一家大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这家公司做很多历史文物保护工作,因为他们在对老化的基础设施进行改造,这家公司叫Beyer Blinder Bell,我学到了很多。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但公司将基础设施、规划和建筑划分开来。几年后,我离开了公司,去了一家叫Rogers Marvel的公司。我是他们雇佣我是一种尝试,因为我有两个学位,他们想,让我们看看她做什么。我帮助发展了他们的城市设计实践和校园规划实践,使其成为他们业务的三分之一。在那里工作很好,工作环境很好,但是我认为我有能力去创业,做想做的事情,不能为别人工作。于是我离开了公司,去开拓自己的视野,成立了Dland Studio。


 

我需要弄清楚我的声音是什么,然后通过实践来探索不同的想法。我刚开办这家公司的时候,申请了一大堆研究经费。然后我走出去,找了一个有报酬和资助的项目,也有相关的研究还有其他的项目这些都证明了我的观点,对我来说很有收获。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平台,让项目得以实现,并使其变得非常强大。


 


 

 


 

Dland Studio在过去10年的发展


 

当你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你会很有斗志。你负责每一个项目,制定优先顺序。你还免费做了很多工作,因为这很有趣,有助于收集信息和经验。我想说,我们仍在收集信息,与许多人交谈,思考许多不同的想法,但我们已经开发出了非常有效的方法来开始设计和构建我们的项目。我们已经从追求小额拨款去做更多以学术为导向的研究,到现在做一些与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有关的工作,这些项目可能会使公共机构受益,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将这些想法应用到更大范围的系统。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它涉及到政策,经济,社区发展,甚至采购问题。因此,我们正处于为这些想法制定有效的推广系统。这一愿景如何成为现实已经变得非常清晰。


 

我们的公司很小,只有10个人,但有点像一个小智库。我的学生都非常聪明,有丰富的经验,有非常好的学术背景,他们都来自很好的学校。这些人都有土木工程,平面设计和建筑学的背景,他们都以一种很棒的方式聚集在一起。我甚至有过一位天文学和一位生物学背景的人。我喜欢善于思考的人。我们是一个非常协作的办公室,因为我们很小。我们一起讨论和拓展想法。我寻找我能找到的最好的设计师,他们能在电脑上设计、绘图、制作模型和写作,找到这种结合是具有挑战性的。设计实践包括所有这些东西。你需要手绘你的想法,并与客户分享这些方法。你要不断地发送电子邮件,或者把需要精心制作的提案放在一起,你呈现的视觉信息需要漂亮,经过深思熟虑,在技术上完美。所以我要找那些真的非常棒的人。


 


 


 

关于对设计的看法


 

当我们刚刚开始一个项目,比如金钟道项目,我们会独立地提出想法——我们最初的印象,做一些研究,然后在我们办公室的桌子上一起讨论。有些人会带一些视觉材料,有些人会带一些书面材料,比如他们做过的调研。但对所有这些信息的讨论有助于推动项目向前发展。我们根据这些信息来决定谁将开发什么。我们在一个设计理念的工作中划分任务,并进一步发展它们,同时不断地反复检查。最终,当我们需要制作的时候,我们都在自己的空间里制作文件,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重新组合到整个项目中。这就是我们管理设计的方式。


 

在建筑方面,我们做了大量的公共工作,因此有许多额外的复杂层面。我们的许多项目是在许多不同的公共机构和监管机构之间进行的。我们寻找你能想象到的最复杂的项目。这有点疯狂。我们做了很多关于雨水管理和绿色基础设施的工作,这些项目往往是在非常复杂的。我非常关心社区和环境,但我之所以没有直接涉及,部分原因是我是一家小型的女性企业,当我开始我的实践时,我就在寻找对城市公共空间产生影响的方法。公共机构和保护机构不会把公园给一个小公司。传统的公司则更有可能赢得这些项目。所以我开始关注基础设施项目,因为那时候它还不酷——尽管现在它变得酷了。我在寻找一个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的地方,城市和生态系统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


 


 


 

关于3D软件在设计流程中的作用


 

我会说很多。是的。我们做了很多项目的3D建模。我喜欢建立物理模型,但我们现在不那么做了,因为3D电脑模型非常有用,因为你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视图。在做了很多早期工作之后,我们会在Rhino中构建一个3D计算机模型来生成透视图,这样就可以正确地使用透视图了。我讨厌在Photoshop生成的那种效果不好的透视图。有很多这样的东西。我们混合了Rhino, 3D Max和3D AutoCAD和GIS,这是不同的。我们不做草图。我觉得它看起来很糟糕。


 

我们正在寻找更加动态的软件工具,可以在建模中考虑时间的工具。比如你可以在3D软件中加入参数。例如,你可以观察植物的生长。这是现在的景观,这是五年后的景观;软件可以将其动画化。这是一个简单的例子,但是在风景园林中有很多动态的问题可以从这种模式中受益。


 

 


 

关于风景园林和建筑的未来


 

我希望景观设计师能够真正领导更多的大型城市设计项目,因为我们真的比一个典型的建筑师在更大的规模上了解更多的东西。虽然我真的很喜欢和土木工程师一起工作,但他们往往过于关注非常具体的参数——没有跨学科的培训。建筑师有跨学科的训练,但也仅在建筑这一领域。在风景园林中,我们不一定像建筑师那样研究结构。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拥有这两方面的专业背景。我认为在建筑上,建筑师更好,但在景观城市设计上,景观建筑师可以贡献更多,可以让城市更好地运转。我想说这已经开始发生了,但在我开始实践的时候还没有发生。我认为风景园林师正在取得进步。我很高兴我两者都是,因为我能理解系统是如何协同工作的。我希望将来我们能在学校里看到更多这样的跨学科教育。这还有待观察。


 

特别是在提高城市环境效率方面,存在着巨大的机遇。我们在2010年为现代艺术博物馆做了一个项目,那是在桑迪飓风之前、卡特里娜飓风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知道一场大风暴可能会发生。我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其他类似的风暴,对城市景观造成严重影响。因此,我们需要预测或规划城市的未来,以便与景观协同工作,而不是与之对抗。我真正想开发的是一种方法来帮助城市更好地运转,同时也能从重大风暴事件中恢复过来。这不仅适用于沿海城市。在MoMa项目中,我们设计了高地区域来吸收雨水,这样街道就能吸收雨水并将大量的污水排出港口。在一些排水地区,只要2英寸的降雨就会引发溢出。因此,虽然我们在处理基础设施和污水,这些系统最终会影响人们的生活,但我们的工作使城市的环境更清洁、更健康,使其更宜居。


 


 


 


 

关于Dland Studio未来的五年


 

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原型系统。我们有系统来管理来自高架公路的雨水。有超过7000英里的高架公路穿过城市。所以我们用这种方式取水并使用,避免这些水进入综合下水道。我们有三个原型,我们正在开发第四个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建生态-泽西壁垒。像泽西屏障一样无处不在的东西但实际上是有益环境的生态产品。我们在作品中有一些类型。我们有一个系统来管理高架公路上的水。我们有一个叫做海绵公园的项目来处理城市街道尽头的水。我们在一些脆弱的地方有即时性的合同:迈阿密、新奥尔良和纽约。我们希望在更多的城市获得随叫随到的承包商角色,这样我们就可以发展和推广这些想法。


 

这是我未来5年的商业计划,就是要获得更多这样的随叫随到合同。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做一些非常漂亮的高调设计工作,比如新的3.5英里长的金钟道的公共土地。所以最终我们不只是在做粗糙的基础设施,我们是在为人们创造空间,我们的基础设施其实并不粗糙,它们很漂亮。它们是绿色的。


 


 

 


 

 
 

关于《设计宣言》


 


 

“设计宣言”(Design Manifesto)是一个由模袋云独家策划执行的、提供给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舞台,让他们向世界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在这个访谈中,你会走进这些大咖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世界:

 

了解他们运营的是什么样的公司,规模有多大,团队是什么样的,从流程的角度来了解他们的实践——特别是如何与团队合作,使用什么工具,如何向客户展示成果等等

了解他们的个人的设计哲学,这种哲学的形成和变化历程,他们对于设计的看法

大咖的个人故事,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建筑设计之路,又有哪些动人的瞬间

他们的代表作,甚至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私房作”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了解更多有趣的行业资讯


 

3D与BIM模型协同展示平台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