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20年奥运会在东京闭幕,我们不得不反思奥运会对主办城市的城市本身和环境的影响。无论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4年巴黎奥运会,还是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都给人留下分裂现有城市环境、加速绅士化(指一个旧区从原本聚集低收入人士,到重建后地价及租金上升,引来较高收入人士迁入,并取代原有低收入者)的印象。同时,由于新场馆和基础设施的建设,举办奥运会的环境成本明显地体现了我们未能充分应对气候变化。然而,在这些挑战中,也不乏有意义的改进。


 

2020年奥运会最终在2021年7月举办,这本身就是带有时代标志的。因新冠疫情而推迟的东京奥运会,几乎比原计划推迟了整整一年。虽然奥运会最终再次举行,但疫情的独特影响仍然很明显:没有观众、选手之间的社交隔离,以及部分运动员在赛前被检测出新冠阳性而失去比赛资格。


 

毫无疑问,这一届奥运会提供了独一无二的观看体验。但围绕奥运会对主办城市的城市、社会和气候结构影响的辩论仍是保留曲目。人们在惊叹隈研吾设计的国家体育场的精巧之外,也有批评家指出,体育场的建设造成了城市的动荡。在2017年一篇题为《获得适当住房的权利: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造成的无家可归者和老年人的驱逐》的论文中,来自东京各大学的一组学者详细描述了驱逐体育场内和周围的数十名无家可归者,以及政府突然决定拆除附近为1964年夏季奥运会建造的公共住房,迫使200多名租户(其中大多数是老年人)搬迁。根据一项研究,2020年奥运会已经使500多人因新建而流离失所。


 


 

东京2020年也受到与上届奥运会相同的环境审查。尽管奥运会的口号是“为了地球和人民,一起变得更好”,但批评人士表示,尽管与往届奥运会相比有所改进,但仍对东京2020年的可持续发展议程表示失望。洛桑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在一项关于奥运会对环境影响的首次研究中发现,2020年奥运会将是自1992年以来第三不可持续的奥运会。该研究的作者之一Sven Daniel Wolfe在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说,“没有人希望看到奥运会停办,但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对于东道主、城市、居民和环境来说,奥运会对每个人的伤害变得较小、也更有趣。在我们解决这些事件的基本商业模式之前,真正的可持续性仍将是一个梦想。”


 


 

从表面上看,东京2020年还拿了几个环境的奖项。为奥运会提供动力所需的额外电力是100%的可再生能源,而无碳制氢技术也被用于奥运火炬的燃料中。整个奥运会的零排放运输车队包括燃料电池电动巴士、班车和氢动力卡车,而奥运会的回收材料包括用回收塑料制成的讲台以及使用可回收纸制作的奥运村纸板床。然而,在这种表面的可持续性之下,批评人士说,用于建造2020年奥运会的过程会对环境产生严重后果。隈研吾的国家体育场受到特别审查,雨林行动网络(RAN)声称,用作建筑造型的12万张印尼胶合板缺乏可持续性认证。“实际上我们发现,奥运会组织者采购的印尼胶合板大部分来自热带雨林,这些雨林正在被改造成棕榈油种植园。”体育场的建设让猩猩和其他极度濒危物种的栖息地丧失,这一切是出于什么原因?摧毁印尼的热带雨林值得吗?也许这是一种真正的浪费。


 

2016年奥运会的举办花费了100亿至120亿美元,但自2016年以来,在为奥运会委托的27个场馆中,只有15个场馆举办了后续更多的活动,其余场馆则被遗弃。


 


 

东京2020年不是第一个引起对当地社区、城市结构或环境影响讨论的奥运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长期影响是有据可查的,超过22000个家庭流离失所,为奥运会让路,而据传2008年北京奥运会涉及到150万户的搬迁。一家总部位于里约的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现在的处境比以前更糟了,在一个非常不平等的城市里,这些人已经是穷人了。”一份报告对2016年里约奥运会对该市的影响的调查称,2016年里约奥运会留下了一个被边缘化和歧视根深蒂固的城市的阴暗遗产,其公共安全方式高度军事化,并出现了侵犯人权的情况,暴力仍然是竞赛的一部分。不幸的是,奥运会为所有人实现安全城市的承诺没有兑现,相反,侵犯人权依然存在。


 

虽然在举办2016年奥运会上花费了100亿至120亿美元,但自2016年以来,在为奥运会建造的27个场馆中,只有15个场馆在后续得举办了其他活动,其余场馆则被废弃。在奥运会后的六个月内,马拉卡纳体育场中心遭到洗劫,窗户被砸碎,铜线从墙壁上被挖出来偷走,10%的座位被破坏,最终体育场被断电了。奥运会专用高尔夫球场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由于缺乏使用而陷入财务困境。尽管在主办城市的宣传中,充斥着里约的重生和旅游收入飞涨的期待,但2016年奥运会对里约的低收入居民及其城市环境来说,生活却每况愈下。


 


 

奥运会前后城市结构的破坏,由于奥运会期间城市性质的变化而变得更加严重。萨里大学和考文垂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研究奥运会对当地生计的影响时指出,奥运会期间城市内的结构重组可能会对当地企业产生负面影响。这项研究的作者Mike Duigan和Adam Talbot说,由于城市在赛事中的实际组织形式,这些当地企业往往一开始就无法接触到游客,官方的体育和文化活动在专门建造的区域内进行,而这些区域仅由国际奥委会(IOC)向大型公司赞助商、支持者和供应商提供独家权利。游客穿梭于一个奥运交通网络之间,排斥了当地社区。这不仅扰乱了居民的日常生活,干扰了城市现有人口的配置方式。


 

展望奥运会的未来,过去似乎只是序幕。在巴黎准备举办2024年奥运会之际,对现有城市结构及其居民生计的破坏正在再次进行。巴黎北部贫困郊区的居民和企业被告知,他们必须搬到别处,以建造2024年奥运村。三所学校、两个公寓楼、一家旅馆、一个容纳300名劳工的旅馆和19个雇用上千人的企业将被迫搬迁。与此同时,据法国新闻社24日报道,当地一所工程学校将在奥运会期间被一条将通车的内部道路"一刀切",而该校的学生宿舍和校舍则被指定用于拆除。根据校长的说法,法国缺乏专业的工程师,我们需要发展学校,这比这个可怜的房地产运营更重要。除其他拟议工程外,该地区另一所学校旁边将修建一个新的高速公路出口,这引起了当地人的担忧:新的基础设施将引起污染和交通的激增。


 


 

国际奥委会意识到了主办城市居民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以及城市官员对举办奥运会的犹豫不决。为此,国际奥委会提出了一个名为“新常态”的奥运会未来愿景。在计划中,国际奥委会将重新审视奥运村的模式,以缩小其规模和影响。还将鼓励场地共享,以减少为奥运会需要建造的新设施的数量。国际奥委会指出,洛杉矶奥运会将承诺不为2028年奥运会建造任何新的场馆,这也将成为未来奥运会的典范。


 


 

洛桑大学对奥运会对环境影响的研究也定下了乐观的基调,尽管也正是这份研究表,尽管全球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与日俱增,但奥运会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我们的分析表明,组织更可持续的奥运会是可能的,”研究指出。“然而,在这之前,需要进行精准的改革,以提高奥运会的可持续性。”研究指出了三项关键行动,这些行动在短期内是可行的,将给可持续性带来重大改善。这些行动包括,大幅缩减规模,通过减少资源需求,使几乎所有可持续性指标都有所增长,同时减少对人员和城市的搬迁和干扰。同时,当奥运会轮换到一个城市时,将允许重复使用上届奥运会的基础设施。例如,洛杉矶承诺不为2028年奥运会建造任何新的场馆,因为洛杉矶在1984年主办了奥运会,这让洛杉矶更加容易做到这一承诺。最后,报告呼吁改进可持续性治理,其定义是“创建或授权一个独立的机构来制定、监测和执行可信的可持续性标准”。此举将阻止个别主办城市制定自己的可持续发展目标,避免它们对此不负责任。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