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ier & Ives石版画,描绘了1871年10月8日至10日芝加哥大火的可怖场景


 

今天距离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已经过去了150年。根据统计,这场持续了三天的大火造成了约300人死亡,17000多座建筑被毁,同时也有人称其为“现代设计史的催化剂”,因为它直接引发了一场围绕城市内不同建筑方法、材料和城市规划策略的革命。我们几乎可以画一条线,将芝加哥随后发生的各种变化,一直到20世纪末现代城市发展的一些建筑趋势联系和串接起来。

 

这种对建筑发展历程的叙述更容易让人接受,因此它仍然是美国的设计课程中仍在被众多教授采用的教授方式。而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主要从两个简单的问题中来探讨这一事件:建筑历史上对芝加哥大火有哪些误解?此外,大火在给城市带来了如此巨额的物质损失的同时,又带来了哪些变化呢?


 


 

Jerry Larson是辛辛那提大学的名誉教授。他曾撰写了两卷芝加哥建筑史,详述了火灾前一直到1893年哥伦比亚世博会的建筑情况。他名下的两个Instagram账号@thearchitectureprofessor和@thearchprofessorinchicago,前者展示了对世界各地建筑实例的研究,另一个则以芝加哥为镜头,根据时间线顺序去探索城市的发展。

 

下文中,Jerry Larson谈到了这150年间,芝加哥大火究竟留给了城市建筑哪些“遗产”。


 

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显示了芝加哥被烧毁区域的地图

 

很多人对这场火灾都知之甚少,甚至存在这些误解。大火和后来芝加哥以摩天大楼为特色的城市天际线之间真的有直接关系吗?

 

Jerry Larson:关于火灾对芝加哥城市建筑的影响,其实有四个“都市传说”,而这些传说其实是没有根据的:


 

1. 大火将装饰建筑的传统石板都“清空”了,因此,芝加哥的建筑师们没有办法像过去一样建房子,而是被迫自由地发明现代建筑。其实仔细思考就知道这个说法并不成立。因为时间就是金钱,火灾后的建筑物都是尽快建造的,所以许多建筑都是直接参照了旧图纸。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火后的建筑有更多的装饰,但这仅仅是因为那时的时尚和之前建筑物最初建造时的时尚相比已经改变了。


 

2. 建筑师John Van Osdel想出了用粘土来防火结构的想法,因为他在火灾开始时将他的图纸和账簿埋在Palmer别墅的地下室中。大火过后,它发现这些图纸和账簿幸存了下来,从而发现了陶土的地板及拱门可以用来防火。这一说法也是假的。Van Osdel之所以能获得这一荣誉,仅仅是因为芝加哥第一次使用这种防火系统是在他设计的一栋大楼里。其实早在1871年3月21日,也就是火灾发生前六个月,纽约人George Johnson就已经为该系统申请了专利。Johnson才应该因为这项技术而得到赞扬。


 

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芝加哥被烧毁街区的照片

 

3. 火灾发生后,市议会禁止在芝加哥市使用木制结构。这也是假的说法。因为普通收入的公民意识到这项法令将增加新建房子的成本,甚至是超出他们所能负担的,他们就会告诉他们的代表投出反对票。在木材使用方面,建筑规范的唯一变化是禁止在商业区内建造木制轻型骨架。然而,直到1885年2月19日(火灾发生十四年后),Grannis街区被大火烧毁,原因仍然是在摩天大楼中继续使用木制地板和连接。在这场火灾之后,这种技术才不再被使用。

 

4. 大火吸引Louis Sullivan来到芝加哥寻找他的未来。Louis Sullivan1856年出生于美国波士顿,最初曾为费城著名的建筑师FrankFurness工作,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建筑设计师和建筑理论家。他还是美国芝加哥学派的代表人物。但火灾吸引他来到芝加哥这一说法却并非如此:火灾发生时,Sullivan正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建筑课。第二年,他选择搬到费城,而不是芝加哥,以便在FrankFurness的工作室工作。但由于1873年开始的经济萧条,让Furness被迫解雇了这位年仅17岁的英才。Sullivan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得回去和父母生活,接受父母的接济。而当时,Sullivan一家刚刚从家乡波士顿搬到芝加哥。


 

Louis Sullivan

 

所以说,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并没有直接影响到其建筑或建筑行业,也跟后续芝加哥的摩天大楼的发展没有什么关系。当然,只有一个例外。


 


 

这场大火确实吸引了一名二十岁的建筑师John Wellborn Root从纽约搬到了芝加哥。在来到芝加哥之前,他刚刚从纽约大学获得土木工程学位。Root是由另一位纽约建筑师Peter B. Wight带到芝加哥的,他在火灾发生后应自己的朋友、建筑师Asher Carter的要求搬到了芝加哥的,帮助他一起应对重建的需求。Root在这里与Daniel Burnham结成了合作伙伴,并成为了负责芝加哥摩天大楼技术和美学开发的主要建筑师。


 

芝加哥第一国家银行的废墟照片

 

在火灾发生后几年里,在芝加哥流行的建筑风格方面,以及芝加哥等大城市的城市规划和防火措施方面,发生了哪些重大变化?芝加哥后来以何种方式“重新融入世界”,又是如何确立自己“建筑之都”地位的?

 

火灾并没有芝加哥的建筑风格带来重大变化。倾斜屋顶及阁楼被暂时禁止了,但几年后又卷土重来。这场大火确实对城市环线的结构产生了许多重大影响,但也没有给城市规划方面带来重要的影响:在考虑城市规划方面,芝加哥当时实在太心急了,根本没有仔细考虑。从芝加哥的城市结构的角度来看,火灾带来了这些变化:


 

1. 摧毁了市政厅。市政厅被迫向南边搬迁了四个街区,因为在那里矗立着一座幸存下来的水库。在这里建立的临时市政厅存在了14年,促使城市的政治和房地产中心向南部迁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贸易委员会建得离正式的市政厅这么远。


 

2. 摧毁了位于城市西南角的美国邮局和海关大楼。后来联邦政府买下了整个街区,在那里建起了一座更大的联邦大楼。


 


 

3. 允许该市的批发商将该市的批发区从北部迁移到南部,从而更接近联合车站,方便推销员往复订购商品。


 

4. 这三起事件都位于Adams街沿线。在火灾后,Adams街成为了东西交通的枢纽。


 

纽约公共图书馆收藏的华盛顿街的废墟照片

 

总之,1871年火灾对芝加哥建筑最重要的影响是促使Peter B. Wight从纽约迁到了芝加哥。他不仅把John Root也一起带到了芝加哥,并且在1874年第二次城市大火后,应芝加哥钢铁制造商N.S.Bouton的要求,发明了防火钢铁结构系统。因为当时的保险公司要求芝加哥的建筑法规禁止钢铁结构,否则保险公司将取消市区中的所有火灾保险。尽管市议会并没有通过保险公司的要求,但像Bouton这样的商人仍然作出了回应。第二次火灾发生六周后,Wight于1874年9月8日获得了钢铁桶状防火系统的专利。在经过改良后,这样的钢铁骨架被称为了“芝加哥建筑”。

 

因此,不是1871年的火灾,而是1874年的火灾,给我们带来了后来的“摩天大楼建筑”,成为了芝加哥最著名的标志。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