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çois Roche


 

*注:Design Manifestos 设计宣言最早由Modelo模袋从美国波士顿发起,发表于Medium和Modelo模袋博客,坚持通过询问建筑师最简单直接的十个问题来探寻他们的设计之路与职业生涯。


 

如何成为建筑师

 


 

哇,老实说,我接触到建筑纯粹是一个偶然,像这样的偶然总是会发生。我不想通过什么职业使命感啊,什么顿悟啊找到工作,只是无意间找到了工作….按照我以前的学习经历,我应该成为一名医生,而且当时的我觉得,自己不会从事除此以外的职业。直到我发现我其实并不如自己期待的那般优秀。对于假装自己不是笨蛋的那些笨蛋,建筑学是一个完美的避难所。事实上,它是精神病患者的一个难民区……这些精神病患者逻辑混乱,其逻辑是自大与自卑的矛盾融合体,并且时刻保持着这种精神分裂式的日常行为模式……传播堕落,猥亵作为一种美学价值……事实上,我察觉到了建筑学是个虚假的领域,它就像个以学术为目标的小偷窃取其它领域的学术成果…..我开始对这种存在本身的虚假感兴趣。


 

我现在假设造成这个令人不快的情况是因为“敲错了门” ——在快乐与不快乐之间周期性永久循环。


 

'Beaustrosity'(照片由RMIT提供给New_territories)


 

如何找寻自己的声音

 


 

我深受德勒兹的影响,包括现在我仍然能感受到德勒兹的DNA。我带着恐惧和好奇去了一次研讨会……我深深陷入了法国理论,后结构主义、符号学、语言,力比多和作为权力战略的知识悲剧——斯宾诺莎式而不是特朗普式——之中。在这种自愿的“危害我”中,我被马克思主义-工作主义的彗星尾巴所扫动……作为对任何表达或宣传系统分析、争议、辩证、恶意、修辞和怀疑的网络……作为一种逃避方式,我们创造了一个化身,是我们自己的一个可识别肖像,更是一个能够独立行动和反应的角色……对我们而言。


 

经过20年的高强度工作,去年,“化身”决定辞去职务“自杀”。我们在瑞士进行了一次敬意展,在那里“他”解释了这么做的原因……


 

‘Concrete[I]Land’(照片由Ann-Arbor与New_territories一起提供)


 

如何创业

 


 

首先,在这个时代,公司地点已经不再重要,无论是使作品有效化还是无效化。只要你拥有通畅的网络以及能够生成和访问交互方式的技术,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办公。生活在首都不是义务,也不是保持联系的唯一方式。像巴黎,已经成为了悲伤的博物馆—— 我不能再呆下去了。至于曼谷,尽管我反对目前的政治制度,我的项目甚至不得不为此妥协,但这座弥漫着生活恶臭的城市对我来说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但是创业的源头在于……九十年代的巴黎,和我的朋友一起——在法国人成为完美的小资产阶级之前……但主要是在法国美术体系发展抄袭和剽窃的商业风气之前。那是一个没有感情主义或怀旧情绪,让·弗朗索瓦·利奥塔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展示的“非物质”(Immateriaux)时期……如此神奇超然。


 

'Ex-Timity'(照片由New_territories提供)


 

关于研究

 


 

对我们来说,办公意味着CamilleLacadée和我,一对合作伙伴,以及一支由4到7名合作者组成的波动团队在曼谷街头工作。在最近的一个项目中,我们需要拆除一个建造在杆子旁的,由污泥和顺杆而下的粪便堆积组成的贫民窟。那里没有排水系统所以我们不得不使用机器人转移所有这些垃圾,还把一个小书店放回原位。你可以在网上找到我们的工作脚本。


 

怎么可能在不考虑污秽和垃圾的情况下正确地谈论生态?要知道柏拉图在苏格拉底和巴门尼德之间的虚构对话中否认他所说的脏东西……比如例假、汗水,甚至是腋下的毛发,是有一个本质的。


 

无论它们是否精致,我都很乐意将这样的东西带回现代世界。翻翻他们的垃圾桶,而不是冰箱,就能对人类有更深刻的理解。技术并非都是麻省理工学院水平——因为经常与他们合作所以我知道。它不应该在高度卫生、文明的环境中被束之高阁,不应该只存在于奥古斯特孔德式的纯粹实证主义之中。技术也在面对世界的阴暗面,不仅使其可见,更将其作为原材料重新改造 ——即使它具有令人厌恶的一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福岛核辐射事件爆发时,没有一个日本机器人能够进入失事的反应堆。它们也只能在公众面前蹦蹦跳跳,在关键领域毫无作用。


 

‘The Offspring’ (照片由New_territories提供)


 

曼谷是一个度假胜地。这并不是永久性的,但是从90年代中期,我们在南非与ANC一起工作时,它就已经如此了。在索维托,我们与曼德拉的团队一起使用我们的第一台配备拓扑转换软件的计算机。归属于一片土地,依赖它并被它扣为人质是什么意思?这种与土地的关系又会招致什么?土地,不仅仅是词源学中的城邦——城市,它也是一个存在忧虑、占有、恐惧、敌意和性的国家!在种族隔离的最后,欧几里德几何体的折叠主义起到了对激进主义的支持……这就是美学。一种用于“说”和“感觉”的复杂的共感。拓扑结构有关贝塞尔曲线、微分方程和渐近系统,正如Artaud在德勒兹之前所说,它会折叠进出。不仅仅有关几何,也有关灵魂。我们正在通过Kickstarter推出第一个建筑项目。当这次采访公布时我们就会知道,这只是黑暗中的一点微小亮光,还是一个将人们聚集在一起进行交换和制作的有价值的方法。


 

代表自己独特方式的项目

 


 

好吧,我们都生活在矛盾之中。我对维克多·雨果和波德莱尔之间据说存在的嫌隙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总而言之,雨果被指责把人民的艰辛当成他自己的舞台,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黄金时段的电视新闻简直是一个畜栏,充满了不知道天高地厚、愤世嫉俗、精明的雨果派年轻人!另一方面,波德莱尔是一位维护自己垮台的前巴尔纳斯派诗人,是终极承诺,是一剂针对愚蠢的病态解毒剂。淫秽存在于世界,作为反理想主义的毒液,一些有趣的和色情的作品也是如此。 Laura Kipnis在同一主题上也写了一些好文章。当代色情艺术立足于超越和可能性的最后空间。也许为了超越,我们必须再次直面色情。你说超越什么?超越“昏昏欲睡的疾病”——愚蠢,一次又一次重复的,无法形容的愚蠢——正如德勒兹所说的那样。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催化剂,它可以使我们远离一般商品化、对象崇拜、虚构、老套的故事、Facebook和自拍。


 

‘Robotic Processes’ (照片由New_territories提供)


 

我们就像孩子被重复和复制的旋风吹扫,以一种无法忍受的姿态。但是这就是世界真正改变的方式——我们立足于微利基市场,仍然保持清醒意识和行动能力、难得的态度和因我们之前提到的技术而得以实现的掏空奇点,就好像不再需要等待许可的生产单位。已经有建筑学的研究小组进入这种工作模式了,他们忙于做事、制造以及传播这个概念。他们以小单位计算和制作,试验操作和话语策略。我们则使用虚构/叙述/场景,使我们能够提取“做这个行为”并将其转移到其他地方。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最后我喜欢自愿地站在这个立场——清醒地看待争论的有害转变,和权力区的转变。最重要的是,面对崇拜市场的国际中产阶级时要保持怀疑的态度。


 

我们不相信他们的模式,但我们必须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工作;这是行动主义。我在2013年与Negri一起在纽约出版了一本书,《Reclaim resilience resistance》,它在三个月内销售一空……


 

‘Emet'(照片由RMIT提供给New_territories)


 

关于对未来的期望 
 

 


 

你不必打扮成威廉·泰尔或者像威廉巴勒斯那样杀死自己的妻子,在区际城(Inter-zone)创作。丹吉尔之于巴勒斯——曼谷之于我们。在这里,你可以在XXS模式下进行操作,只不过需要与邻居“在街上”协商。我在街上建造了一个机器人,插入公共电源,并与当地人、微经济体、有关人员交换模式进行小型制造实验,只是未经领土当局授权。


 

我们已经将三年的工作投入到计算工艺(Computation Crafting)——一种支持机器人的病理学以及《说谎癖(mythomaniaS)》——为了芝加哥建筑双年展而创作的书。书中展示了大约十五个项目,其中没有一个是获得建筑许可或招标的……像这样工作是一种解脱,这改变了工作的重心,而且有直接的回报,与科学和文字游戏——荒诞玄学的接近。


 

在曼谷,M4实验室集成了6轴机器人——kuka R10KR1100,以及包括RSI(真实传感器接口)程序在内的制造工艺。通过UPD信号和Processing,Firefly,Grasshopper,Rhinoceros链收集模拟输入。


 

我们实时引入了传感器扰动,其中喷嘴的轨迹对机器人的噪音(机器咔哒声,反向运动学运动,气动活塞……)或任何类似信号,甚至是转录为输入的病理和疾病作出反应。代理人破坏了编程的可预测工作并实时修改了制造的路径,作为来自对内在协议的反馈,增加工具的复杂度,导致永久性的定位不准确,引入非线性过程......作为一种领土化技术的方式,但条件是通过确定性和漏洞来定义。


 

 

‘Sanatorium Last Call’ (照片由RMIT提供给New_territories)


 

未来5-10年的建筑 
 

 


 

除了反对这个系统的色情,我们还能做什么……病态的色情,由这个系统产生,受到“不可能性”对世界的影响,面对着多重障碍………我们也是这种疾病的病原体因素,但是在一种危急模式中,活动家,孤独……产生这种排斥……这种拒绝......在代谢循环中......构成了这些小故事的色情链......


 

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所提供的……病态,作为一种偏执批判主义......色情不是主题,而是一种工具迫使我们去注视它,从正面......


 

在他们虚伪的公式面前,我们不得不重新评估我们曾经称之为“设计”的东西作为一种通感,知识的过程……跨越多重冲突和令人尴尬的浪费意识形态、犯罪实证主义、自愿无知、犬儒主义……从歧义中分泌,矛盾……甚至是胡说八道......荒谬......


 

有些词语比起我们的日常生活来说显”得有些“可疑”:专业知识、准确性、表现、优化、沟通、未来、未来、创新、投机、改进、绝对、真理、参数、后人类、实证主义……而在相反的情况下,其他词语是某种合法性的载体……无辜地注入日常生活中:肮脏、X级、明确、猥亵、粗鲁、粗俗、粗暴、冒犯、不道德、不正当、不纯洁、淡色、堕落、光滑、不雅、污秽、淫秽、肉体、淫荡、放荡、淫秽、怀旧、忧郁、隐喻,还有粪便、亵渎、色情、皮肤、卑鄙、犯规、残暴、令人发指的、可恶的、令人厌恶的、恶心的、令人反感的、令人厌恶的、令人作呕的、可怕的和令人反感的……


 

给年轻时的自己意见 
 

 


 

......做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