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WeWork建筑学科经理Michael Caton认为,建筑行业可以而且应该被重塑。


 

Michael Caton

注册建筑师、前WeWork建筑学科经理


 

Michael Caton 是一位建筑师、设计战略家和教育家,他热衷于拓展建筑和设计战略的前沿。他在纽约市工作,是 WeWork 前建筑学科经理,也是Pratt建筑学院的客座教授、城市设计论坛的研究员。


 


 

当我在大约三年前加入WeWork时,明显意识到,我在与传统的建筑实践相背离。我进入了产品的世界——在这里,办公空间即服务。我沉浸在一个框架、工具和运营战略的新世界中,这些框架、工具和运营战略与技术、战略、房地产和设计的世界交织在一起。这种转变极大地拓宽了我在整个房地产开发价值链中的视野。我经历了此前未曾参与过的职能协作,让我能够给我的团队赋能,为WeWork的会员们带来变革性的结果。


 


 

需要承认的是,WeWork在组织结构上有许多挑战需要克服,很多还来自内部。今天,该公司仍在应对许多令人生畏的障碍,这些障碍随着新冠疫情的影响进一步加剧。尽管如此,我在WeWork工作时获得的经验,或者是一些挫折,加强了我的一个信念,那就是即从服务到产品的转变可以彻底重塑建筑师的工作方式。


 

在6月4日麦肯锡发布的的报告《建筑的下一个常态:颠覆是如何重塑世界最大的生态系统》(具体可点击阅读我们的往期推文)中,麦肯锡对建筑行业的历史上表现不佳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并确定了未来几十年促使该行业转型的因素。在报告中,麦肯锡将建筑和工程行业视作建筑业的一部分,而整个建筑业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3%。与生产率增长缓慢相关的关键行业因素是价值链的碎片化,它抑制了数字化、标准化和创新的推广。


 


 

在过去二十年中,全球经济的生产率是每年2.8%。但建造业的年均增长还不到1%。相比之下,建筑业交出了一份非常差的答卷。但随着我们即将步入本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建筑业将发生重大的变化。根据麦肯锡的报告显示,大企业正在研发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在2013到2017年间,研发支出增长了77%。同时很多新兴的公司也正在处理价值链的碎片化问题,推动以产品为核心的建筑方法。建筑师们不应该忽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今天你从无印良品那里不仅能买到简约风格的笔记本,也能买到房屋的预制组件。


 


 

麦肯锡提出了将颠覆建筑业的四股力量:工业化、新材料、产品和工艺的数字化以及新进入者。结合市场特征的变化,麦肯锡认为,这些颠覆性力量将建立九大产业新常态:价值链控制和与工业级供应链的整合、基于产品的方法、专业化、整合、以客户为中心的品牌化、技术和设施投资、人力资源投资、国际化和可持续性。下面我们将对前两个新常态进行重点讨论。

 


 


 

价值链的控制与产业级供应链的整合


 

管理风险是建筑行业每个参与者的关键焦点——鉴于价值链的碎片化和行业内常常发生纠纷的特点,管理风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这种无所不在的对风险的敏感性,在建筑行业的参与者之间的合作和创新的潜力上放置了一个天花板,让参与者之间不太可能达到很高的效率。这个天花板对深入协作的抑制已经屡见不鲜了:行业领导者在十几年前开发了替代方法,如设计到搭建的工作流程和集成式的项目交付,以减轻这些壁垒的影响。尽管如此,建筑行业各工种的脱节依然存在。


 


 

打破这些僵化模型的一个方法,是让团队避免只专注于价值链中基于项目而形成的联盟。相反,团队应该更专注于价值链中更广泛的部分,向下游延伸至制造和建筑搭建,向上游发展房地产开发和资产管理,或两者并重。这种转变可能会使建筑师和工程师不安,因为它本身就代表了新的、未知的商业模式和伙伴关系。然而,要想保持自身在行业中的话语权,不论自愿与否,建筑师必须进行相应的适应和调整,因为日益成熟起来的业主和市政当局对能源性能和成本等变量的需求也在不断升级。


 

整合设计的经典案例:模袋云的DAM产品,点击阅读原文或扫描文末二维码即可申请使用


 

正如麦肯锡的报告中指出的,“这种颠覆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建筑行业工程师或建筑师的含义。未来,这些独立的专业服务公司将与产品化和品牌化的开发商、场外建筑公司和高度专业化的承包商密切合作,成为一项综合的类似研发的职能。”


 

建筑行业的部分部门已经在积极推进了。酒店巨头万豪承诺,在2025年前,在其发展部署中使用模块化施工方法的比例将达到25%。尽管 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万豪正在使用配备齐全的模块在纽约组装其AC Nomad项目。这项策略的采用,预计会让万豪的交付成本节省30%以上。


 


 


 

基于产品的方法


 

AEC部门生产率增长的另一个重要障碍,还来自该行业运作方式的一个基本特征:基于项目的发展方式。打个比方,设想一下人们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是如何购买个人电脑的。当时,技术人员和零售商的门槛非常低。消费者会对销售或制造计算机的当地零售商进行比对,然后给出他们的性能需求。然后,零售商会采购零件并组装产品,以满足消费者对于规格的要求。随着市场成熟和产品化的成功,这样一次性的零售商和技术人员就消失了。与当今的个人电脑市场相比,80年代和90年代似乎就像狂野的西部。


 


 

基于产品的方法提供了在开发价值链中综合需求和利用资产的机会。除此之外,它们为建筑师提供了在基于项目的实践中长期一直在寻求的宝贵资源:通过建筑环境的性能反馈来改善未来的成果。在基于产品的机构中,这不是一项需要提供支持的额外服务,它是强制性的。假设交付一站式解决方案的风险(无论产品规模如何)会显著收紧最终用户、客户和利益相关者间的反馈循环。在最好的情况下,部署、检查和调整的良性循环可以给公司带来可观的增长,而客户满意度又推动着公司的进一步增长和规模的扩大。对于建筑物来说,这种规模对可持续性、健康、经济性等问题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


 


 

虽然并不是每个建筑类型都适合产品化,但许多行业领域在采用这种方法的道路上趋于成熟。单一和多家庭的住房、酒店、医疗保健和运输基础设施是最适合转型的行业。一些对定制建筑的需求始终是存在的,无论其类型是否非常适合基于产品的方法。然而,与个人电脑一样,设计师使用以产品为基础的建筑方法,为高质量、高性能和高经济性的建筑环境的准入的扩大提供了机会。


 

上文描述的转变会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挑战。尽管有这种困难,但这种变革的影响会是非常大的,而且会是让建筑师们无法忽视的。那么建筑师们应该怎么做呢?首先是设计一条将市场部门和流程专业知识转化为数字平台和工具的路径。然后寻找机会,打破既有的建筑和工程的赛道。一切任重而道远,但这种变革将是可能且必要的。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了解更多行业资讯


 


 


 


 

 
 

互动问题


 

 你会把自己正在设计的建筑当作一个项目还是一款产品?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