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设计宣言》


 


 

“设计宣言”(Design Manifesto)是一个由模袋云独家策划执行的、提供给经验丰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舞台,让他们向世界讲述他们自己故事的专题访谈系列。

在这个访谈中,你会走进这些大咖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世界:

 

了解他们运营的是什么样的公司,规模有多大,团队是什么样的,从流程的角度来了解他们的实践——特别是如何与团队合作,使用什么工具,如何向客户展示成果等等

了解他们的个人的设计哲学,这种哲学的形成和变化历程,他们对于设计的看法

大咖的个人故事,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建筑设计之路,又有哪些动人的瞬间

他们的代表作,甚至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私房作”


 


 

Stephanie Bayard

Atelier Architecture 64联合创始人


 

Phillip Anzalone 
 

Atelier Architecture 64联合创始人


 

Stephanie Bayard和Phillip Anzalone是Atelier Architecture 64(简称aa64)的联合创始人。菲利普是纽约城市大学纽约理工学院的建筑技术教授,在研究与实践的结合上颇有建树。斯蒂芬妮目前是普拉特学院建筑与城市设计研究生项目设计工作室和住房研讨会的教授。


 

Atelier Architecture 64是一家建筑公司,在建筑设计和材料研究方面拥有丰富的专业经验。公司注重创新实践,专注于桥梁材料的探索和制造工艺,并会根据每个项目的具体需求进行开发。该工作室建立的原则是,物理性能在环境性能、建筑细节和制造方法中发挥核心作用。他们拥抱新的材料类型、先进的计算能力、数字制造和复杂的装配程序带来的挑战,勇敢打破传统做法和建筑标准。与传统方法相比,对新生产手段和材料进行复杂的物理测试,使公司能够有效地实现为客户量身定制的创造性设计和解决方案。通过本次采访,模袋云更多地了解了斯蒂芬妮和菲利普的独特方法和设计哲学。


 

 
 

你是如何成为一名建筑师的? 
 

 


 

菲利普:我一开始学的是工程,在上学的同时,我也是一名家具制造师。我经常去现场,安装橱柜和家具。工程和设计之间的联系一直让我非常感兴趣。这也促使我进入了这个领域。那时候我已经20岁,所以兴趣并不来自于玩乐高玩具。在大学时,我从工程专业转到了建筑专业,并一直坚持了下去。这是我与设计和技术的联系。


 

斯蒂芬妮:对我来说,这更是出于文化原因。我的父母并不是这个领域的人,但他们非常喜欢设计,我就是这样开始跟设计打上交道的。我觉得这是我的命中注定。在法国,上大学和研究生院似乎没有太多其他选择。我自然而然就读了建筑学校。如果我去美国读本科,也许我会做一些稍微不同的事情——探索设计的其他方面。但这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


 


 

 

关于外界对我的影响


 

斯蒂芬妮:作为一名法国学生,是深受Corbusier的作品影响的。后来我为Bernard Tschumi工作,获得了非常多的灵感来源。和他一起工作是很棒的经历。


 

菲利普:因为我是从手工艺和建筑开始的,我会自行探索对细节的兴趣,以及事物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这也是我现在工作的动力。我很幸运能和Greg Lynn一起工作,从学校开始到毕业,我都是一名设计师。实际上,我也曾从事幕墙顾问工作,为世界著名的幕墙顾问Robert Heintges工作。我与这两位专家一起工作的经历,让我树立了一个观念,即技术,细节和科学是与设计结合在一起的。


 

 

关于成立自己的公司


 

菲利普:我们是在8年前开始慢慢实践的。一开始我们是读书的时候做自由职业者生。三四年前,我们开始招人了。这是一种演变:我们需要赢得客户,做所有的管理、工资、税收……


 

斯蒂芬妮:一开始是很偶然的。一个项目接着另一个项目。有些很有趣,有些比较传统。我们在想,如果我们想推进更多的实验性设计工作,我们就需要雇佣一些人,这样我们就可以组建一个团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其他事情上。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


 


 

菲利普:同时我们做教学,并与学生一起参与了大量的设计、安装…我们非常幸运能与学生一起构建一些装置,让我们能够测试新的想法,因为这些项目比实际项目更加自由。这也推动了工作室的设计;除了建筑设计,我们还要到现场和承包商交流。我们喜欢这种全程参与。


 

斯蒂芬妮:用不同寻常的材料设计一些传统承包商做不到的项目组件。我们在一个项目中使用了铸树脂。我们参与到制造过程中,帮忙寻找人并尝试使用一些新技术,这是一般的承包商做不了的。我们还要帮助他们了解如何使用这种材料。我们感兴趣的一件事是,设计和建筑实践之间的连接,因为这里是有分隔的。仍然有许多承包商在犹豫是否要换一种方式,或者向我们收取高昂的费用。我们感兴趣的是试图填补设计和施工实践之间的空白,而不是我们想成为承包商。

 


 

 

关于在项目中遵循的原则


 

菲利普:我们对材料以及事物如何组合很感兴趣。有趣的是看你如何把一些创新的不寻常的有趣的东西带入一个更传统、更保守的领域。我们也很理解,在建筑中使用新东西会让人很紧张——因为它很贵。我们总是希望在项目中引入一些新奇的东西。


 

斯蒂芬妮:试着在系统中找到你可能在项目中找到的逻辑。无论它是基础架构的、空间的、结构的还是机械的——当你把它们压缩成一个系统时,系统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这是有逻辑的。我的学生在开始的时候总是很困惑,但是最终会发现,在所有的系统和它们的布局之间有一个连贯性。


 


 

菲利普:还要消除复杂性,让事物变得简单干净。我们必须同时兼顾设计和建造;从另一方面讲,建筑必须反映设计理念,即使理念是简单的。我们在画廊的一些概念是简单的,但我们总是必须牢记初心并坚持到底。

斯蒂芬妮:不一定是外观的,这更多是在于概念。

  

 

关于代表性项目


 

菲利普:我们对柔性张拉整体结构系统做了很多研究。曾有一个造桥竞赛,虽然我们不是工程师,但我们还是去尝试了。我们曾经和Laufs Engineering Design合作过。我们经常设计直立的张拉整体结构,现在是要把它翻转过来。通常这些结构是直的,但桥是可以转弯和扭转;我们觉得对这个结构进行调整很有意思。


 

斯蒂芬妮: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参考我之前说的。有些已建成的桥看起来很有结构性。但一个让人震惊的的结构作品更多是在于外观而非结构——它更具有装饰性。这是我们要避免的部分。如果所有的东西都设计得很漂亮而且简约,那它就会更成功。


 


 

菲利普:我们尽量让事情最小化,但我们喜欢表达细节。另一个例子是布鲁克林冠前街区的一个画廊。我们关于这个画廊的想法是——这是一个典型的纽约风格的建筑——延伸到街道和院子,在那里我们放置了绿色的墙。它的后面是透明的完全开放的玻璃墙,从街道的角度看这就是挤压的空间。如果你在外面,你可以看到所有的艺术品,一直延伸到绿色的墙。这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但困难的部分是在建设过程中设计和维护它,因为每个人进来都需要在室内看到一个出口标志。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做到这一点。关于空调,在一侧有一个线性的扩散器;立面必须是穿孔的,所以我们在它周围做了一个钢框架。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遵循矩形框的简单概念,但是所有的细节和移动都必须遵循这个概念。这个框架穿过整个空间。我们就是这么设计的,但如果你不坚持到底,总会有意外发生,总会有事情阻碍你。客户希望在空间中有一个舞台,液压的舞台对这个空间来说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可以从地板上升起的舞台。舞台的顶部表面和木地板是匹配的,所以当舞台放下的时候它就和地板融合在一起了。


 

斯蒂芬妮:一切都很好。你总是认为这只是一个盒子,但你意识到这实际上是最难实现的事情,因为你希望所有东西都是平整的。在同一个项目中,还有一个非常巴洛克风格的卫生间,效果很好。一切都是白色的,卫生间是黑色的。卫生间是画廊的延伸,因为它是公共的,我们试图在里面放置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式的作品。这形成了很好的对比,因为这是出乎预料的。

 
 

关于5-10年后建筑业的未来


 

菲利普:希望我们能看到更多我们在学校、办公室和实地使用的技术的整合。我的一个研究领域是建筑和工地——我们如何看待自动化和计算。它能变得普世化,而不是仅仅是关于机器吗?我和建筑公司在这方面做过一些工作。希望看到一些技术变得普适而非保持特别。现在也出现了一些有趣的新技术,比如VR或增强现实技术,它们正在卷土重来——将GPS塞入背包后,眼镜就没那么大了。


 

斯蒂芬妮:实践技术将会不断发展。这不是设计部分,更多的是网络和非线性几何的工作。建筑领域有必要研究其他类型的技术。


 

菲利普:数字生产方式是每个人都在涉足的一个领域。比如奥巴马就很看好3D打印;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个话题。这也改变了实践。


 

菲利普:我们在慢慢地寻找客户,因为我们的工作正在进行,我们有大量的工作可以展示和讨论。一开始你没有那么多钱。我们正在寻找对我们的工作感兴趣的客户。如果我有一个愿望——即使你无法控制它——那就是让我们能够找到进一步实验的机会。尤其是住宅项目。我们喜欢某些想法,但我们也想把它们丢给客户,因为想法或期望应该受到挑战。我们想为他们提供他们没有考虑到的想法。如果能尝试更多的实验性工作,看看一个设计能走多远,那就太好了。


 


 

斯蒂芬妮:我想继续设计,我不想一不小心就成为办公室的总经理。我们把办公室当成工作室,我们喜欢让每个人都去设计、去建筑工地、做实验……所以做一个正确的项目比做很多项目更重要。在其他项目中,目前我们正在建设2栋住宅楼,一套复式公寓,北部的一个小木屋,还在为法国饼干公司Michel et Augustin设计办公室。我不指望去做一个非常大或很小的项目——我只想和正确的客户做正确的项目,并延续这种合作。这几乎就像意外收获——你有正确的联系,这些人想要继续在一起工作。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因为你对客户了解得越多,工作就会越好。


 

菲利普:我们过去做过安装,我们称之为投机性的工作。我们会关注一些比赛。工作室可能会回到设备、家具或产品上。我们在思考工作室如何能延续其建筑的一面,同时也关注那些处在建筑边缘的事物。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建造的经验,我们该如何回到我们的根源呢?


 

 

关于给年轻时的自己的建议


 

菲利普:我经常告诉学生们的一件事是要有耐心,因为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慢慢地建立项目。我们有一个网站但并没有投入很多。作为一名建筑师,没有获得客户的捷径。一开始你可能不会那么快就有客户。如果人们开始创业,很重要的一点是相互理解。即使你从学校毕业后得到了一个很好的项目,这并不意味着你会有下一个好项目。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项目,就已经在考虑下一个了。如果你要开始创业,你必须有新的机会,你必须要有耐心,因为这并不容易。同时,跟着你的感觉走。我有时会质疑自己,并在项目上分心,因为这可能不是我们想要的设计。我们应该坚持下去。


 

斯蒂芬妮:我在法国上学的时候,遇到了最无聊的建筑历史学家。上课时间是周一上午9点。学生们要么不去要么就是睡觉。我希望我能更专注于这一点——他很无聊——但却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知识。我确实经常旅行,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但我总是会回到纽约;有时候我真希望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能多去欧洲其他地方旅游。我还想说的是:不要做义务劳动。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编微信


 


 

了解更多有趣的行业资讯


 


 

让三维连接一切 
 


 


 

期待你的“分享 点赞 在看”三连哦

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步